新闻动态
熊猫烟花 全生命周期安全监控
发布日期::2011-01-01      浏览次数:

“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亚运会焰火绚烂绽放的那一刻,作为广州亚运会焰火燃放指挥部副总指挥兼执行总指挥,熊猫烟花集团董事长赵伟平悬着的心才得以落地。

  2010年11月12日,万众期待的广州亚运会开幕式在珠江江心的海心沙盛大召开,晚上八点配合倒计

时开始,数万支礼花分别从广州的30个燃放点同时绽放,刹那间整个广州市成为了花的海洋,广州的夜空被五彩斑斓的礼花包围。在刚刚落成的“小蛮腰”广州电视塔上,1.6万株焰火从广州塔600米高的塔身上同时绽放,光芒四射,让人惊叹,成为这次广州亚运会开幕式焰火表演的最大亮点。

  虽然焰火燃放只有十几分钟,但其背后却是熊猫烟花集团为此付出的100多个辛劳的日夜,从招标、创意设计到生产、储运、燃放,每个环节都紧张而高度安保。

  “从奥运会到世博会再到亚运会,这种大型焰火燃放一整套流程下来并不难,难的是对过程的控制,而此次广州亚运会又有其自己的要求。”赵伟平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

  让烟花“无烟”

  “燃放要做到无毒无污染,因此对化学药物有很高的要求。比如说红丹——本来是保证烟花效果很重要的一个药物,现在由于达不到环保要求被禁用了;至于燃放带来的残渣物,由于我们采用的纸张都是可以溶解的,所以也加强了环保。”

  作为国内最大的烟花生产企业和烟花行业内唯一的上市公司,熊猫烟花集团在过去的几年里先后承担了北京奥运会、国庆60周年庆典的大型焰火表演,旗下收购的东信烟花也是今年上海世博会开幕式大型焰火表演的承办商。

  与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焰火表演不同的是,广州亚运会开幕式的焰火表演并不是集中在一个区域,而是分布在广州市多达30个不同区域。这场烟火表演以“起航”为主题,寓意广州市借助亚运会的东风正式起航,更快速地驶向未来。

  “熊猫烟花的总部就在广州,这次摆脱了传统的燃放场地的束缚,开幕式没有在体育场举办,算是体育盛事的一次创新。这种创新给我们做烟花的企业带来了一个特别好的机会,在焰火的创意、表现手法上有了更大的空间,而我们也希望单独承办这次大型赛事开幕式的烟火表演。”赵伟平此前曾表达了这样一个愿望。

  据了解,广州亚运会的焰火表演采取招标形式,有七家企业参与竞标,而在投标以后,广州市政府又成立了一个焰火燃放指挥部,由各监管部门参与组成,专职负责监督亚运焰火燃放。考虑到熊猫烟花在大型赛事活动方面的经验,最终,熊猫烟花拿到了亚运会的独家承办权。

  中标之后就是紧张的设计阶段。浏阳熊猫烟花的设计团队中很多人都是参加了北京奥运会、国庆60周年、上海世博会等国内外大型活动的烟花专用产品的设计、研发、检测等工作的老将,同时也有今年刚大学毕业的学生。主管技术及检测的浏阳熊猫烟花公司副总经理潘家斌告诉记者,研发及生产人员组建的团队经过数百次、大批量的实验,对烛光、花束的制药、压药、安装工序,礼花弹的装药、糊球、安装引线,安装花色药等工序,架子焰火的装药、点火工序等传统工艺进行了很多改进或改良,实现了药物制作环节全部实行机械化操作,并采用液压机压制的方法。

  “与我们想象的不同,很多时候主办方对燃放都有很高的要求,比如无烟、环保、没有碎屑等,而作为大型的燃放,比如说类似奥运会和亚运会的这种燃放,我们可以采取设备取代火药发射,这样50%的烟就没了。实际上更准确地说烟60%是发射药带来的,40%是空中燃烧带来的。”赵伟平告诉记者,大型燃放要解决污染问题首先就是对原材料供应商提出要求:“燃放要做到无毒无污染,因此对化学药物有很高的要求,比如说红丹——本来是保证烟花效果很重要的一个药物,现在由于达不到环保要求被禁用了;至于燃放带来的残渣物,由于我们采用的纸张都是可以溶解的,所以也加强了环保。”

  因此,在原料采购环节,为保证质量,生产亚运专用焰火的原材料熊猫要求全部由正牌厂家供货。如购进高达每吨10万元的钛粉,这在一些低质工厂中进货价格可低至每吨2万~3万元。

  全程监管下的生产

  “每个产品都有自己的出生代码,这个出生代码用于该产品从最初设计到生产,期间由哪个人经手,都是可以追溯到的。”

  浏阳熊猫烟花厂长曾勇告诉记者,烟花生产链条主要包括创意(产品定位)、生产实施、组织燃放三大环节,并辅以物流及销售等。其中,生产环节上承创意的实现,下接燃放的实施,是非常重要的一环,是烟花得以呈现的基础。

  不过,烟花企业作为高危产品生产企业,如何进行安全管理,对企业来说本身就是一项很严峻的挑战,对于像亚运会这样的重大赛事的烟花生产商,则更要求从原料采购到生产储运到燃放的全程都要进行全方位监管。

  所谓从源头监管就是说,所有用于亚运会产品的原材料都要被检测,都要知道这些原材料的出身地,比如是哪个企业生产的,这个企业是否具备生产许可证。

  在监管方面,由于广东省已经没有烟花工厂,所以广东省质监局和国家质检总局就把质量检验的工作委托给了湖南省质监局,由湖南省质监局承担所有原材料和产品质量检验的工作。湖南省质监局派出质检人员多达十几人24小时驻场,白天在车间里工作,晚上也住在工厂。

  “其实工厂是有几方面的人进驻的,除了质监部门,还有公安部门和安检部门的人员。在浏阳还有花炮管理局介入,这也是政府的职能部门。总体来讲,跟烟花有关的各部门的监管人员都来参与到这个工作当中了,每天会有十几二十人在生产环节进行监管。”赵伟平说。

  在生产车间,工人必须严格地按照生产工艺流程的要求,为了完成这次特殊的任务,熊猫烟花调整了工作流程。平时一个车间主任可以管40个人,现在则是每一个场地都有专职的监督人员,每一个操作空间都要有人监控,一个车间主任只负责10人左右。所有的工人在整个亚运产品的生产过程中都有人在现场盯着,每个车间都配有固定的质量巡检员和机动的质量巡检员,车间甚至要保证其中一个质量巡检员在上洗手间的时候,另外一个质量巡检员就能马上顶替上,从而保证在质量监控这个环节无缝对接。而除了人在现场监督外,车间还有监控录像。

  烟花生产作业有很多环节是依靠工人手工完成,因此工人的工艺和责任心决定了烟花的质量。为了鼓励工人的积极性和责任心,熊猫烟花将薪酬从以往的计件工资变成了计时工资,工人的平均工资翻倍。虽然生产成本大大提高,但从实际的生产环节看,这些激励机制大大激发了工人的主观能动性,产品的抽检合格率也大大提高。

  产品生产出来放到仓库里,也有非常严格的监管流程,仓库不能随便出入,进出都需要开具证明,进出人员做每件事都有记录和备份,因此,一旦出现问题就可以很清楚地进行追溯;产品同样可以进行追溯,每一个产品上都有标记,比如说这个产品分不同的工序,是由哪个工人完成的,里面的火药是哪个工人做的,最后零件做好了,安装是谁做的,都有流程记录。

  “每个产品都有自己的出生代码,这个出生代码用于该产品从最初设计到生产,期间由哪个人经手,都是可以追溯到的。”赵伟平告诉记者,由于采用全程监控,生产成本是平时的五六倍,人员投入的数量增加很多,待遇也增加很多。而为了要保证高达30%的抽检率,企业因此还要多生产出很多烟花用来抽检。

  在生产环节,熊猫烟花为每支焰火产品配置了质量跟踪卡,记录信息详细至用药数量、流程操作人员等,并采用液压机压制,计量工具采用电子秤、天平精确到0.1克,保障亚运专用焰火产品的稳定。

  在抽检环节,大幅提高亚运焰火产品的抽检率,由常规抽检1%~2%提高到30%,为此,熊猫烟花专门培训了20余位专职质检员,全程监控生产流程。同时,湖南省质监部门成立了专业的工作项目组,从9月初就开始了全面跟踪亚运会焰火产品的生产流程,对原材料、半成品和成品进行检测。

  据国家烟花爆竹检验检测中心亚运产品检验专员黎升甫介绍,本次广州亚运会专用焰火产品的检验与其他常规产品的检测有很大不同,一是常规焰火每批产品只抽检一次,而本次对每个小项,每种样式、花色、颜色的产品都进行抽检,共检测近400个品种;二是流程监控,过去的检测主要集中在成品环节,而这次则是对生产的每个环节都要进行检测,并特别对辅料在内的原材料、半成品、成品进行检验。

  电脑监控燃放

  “烟花燃放必须和开幕式的指令完全衔接,包括跟开幕式的仪式,所有的节目都要完全达到精确结合,这些时间是很精确的,达到按秒钟计算。”

  赵伟平介绍,整个烟花的运输是在高度安保的程序中进行的,全程达到二级警戒标准。

  所有生产的烟花会分几批运输到广州,10月29日第一批运输到广州,用于11月3日和6日的彩排,11月初第二批运输到广州的将是最终在开幕式上燃放的烟花。运输时间也是有严格的要求的,要跟监管部门核准,所有的程序要审批,要按流程进行,审批完了以后要按照流程要求来做。

  从生产到装车、运输都在严密的监控之下进行,比如装车也是在各部门的现场监控之下进行的,前后都有警车押车,“从湖南一直到广州亚运会的临时焰火存储仓库,全程都采用二级警戒标准。当中任何人想换个包,或者是做一点儿小动作都是不可能的。”赵伟平强调。

  到了广州临时仓库以后,武警是24小时值班,公安部门也在那个区域戒严。所有的进出都是要走很复杂的程序,层层签字,要写申请报告,才能从仓库里面再拿出产品去到现场安装。

  因为危险品运输的车辆国家是有标准和要求的,运输环节对于所有运输的企业也有要求,这次负责运输的物流公司也是当年奥运会指定的核准过的公司。

  为了保证准确、安全地燃放,熊猫烟花总共派出了400人的燃放团队进行工作。由于广州亚运会的焰火燃放分布比较广泛,有多达30个燃放点,用量也非常的大,仅仅开幕式烛光大概就有三万次,盆花几万发,礼炮弹也有几万发。这样就给安装和燃放的工作带来了更大的挑战。

  像在广州电视塔上燃放的烟花,因为高度太高了,任何时候风都很大,熊猫烟花首先要克服不良天气的影响,避免安装的烟花被风吹了;更要考虑特殊恶劣的天气,比如“鲇鱼”台风,要经得起这些特殊灾害天气的检验。很多支架装到塔上,12级以上的风吹过来会不会吹坏,这些在安装过程中都需要考虑和有预案准备。

  另外,分散在不同地点的焰火根据要求有时会同时进行燃放,有时会分批次进行燃放,这就需要协调和统一指挥,具体在时间点上的控制由电脑统一监控,发火指挥、点火指挥是利用广州电信局的会议系统发出信号,这样任何地方都可以做到按实际要求发射,所有的烟花都能达到创意要求的点来发射。

  “这一点要求很高,必须和开幕式的指令完全衔接,包括跟开幕式的仪式,所有的节目都要完全达到精确结合,结点达到按秒钟计算。”赵伟平说,“在电脑的统一指挥下,将30个燃放点的燃放流程输入程序,根据背景音乐的变化,燃放不同的烟火,都是通过电脑自动操控的,不需要人工去进行燃放。如果临时出现故障,才会有专门职守在燃放点的人员进行人工调整。”

媒体采访
如您需要了解更多熊猫烟花情况,请发送采访提纲至
chengpeng@pandafireworks.com